《古蘭經》在中國

《古蘭經》在中國

2_200809261136051z3lq (1)

  在中國,《古蘭經》很長—個時期裏是靠手抄和口頭講解得以流傳的。中國穆斯林將繕寫《古蘭經》視為宗教善行,富貴之家也以資助抄寫經文為功德。 巾國穆斯林的手抄本在伊斯蘭世界較為著名。迄今發現的最早的一部手抄本.現存北京東四清真寺。抄寫時間為伊斯蘭教曆718年6月,元延枯五年(1318 年)、有675年的歷史。抄經人是穆罕默德”本”艾哈邁德”本”阿不杜拉赫曼。

中國穆斯林抄寫的經文別具特色,特別是用毛筆書寫的抄本,字體渾厚圓潤,兼有中國書法風格。經文的書寫極其考究,並用單色或彩色圖案裝飾封面或 首章,優美典雅,華而不俗。清代宮廷曾存有一部30卷的抄本,—色黃綾皮面,寶藍紙版,經文字句全用瀝粉堆金法寫成,據說每卷要用價值一千多元的黃金,可 算是中國手抄本中最貴重的了。北京牛街禮拜寺存有—部阿拉伯、波斯兩種文字對照的《古蘭經》抄本,用黑紅兩色分別書寫兩種文字,字體秀麗,結構工整,由 300多年前一位中國阿訇精心繕寫而成,被中外人士譽為“無價之寶”。

中國穆斯林經堂教育興起後,抄經成為學員的必修課,出現許多優秀的繕寫家。他們將中國宣紙加工成寫經紙,抄寫經文後又精心飾以圖案。這種抄本既 是宗教經典,又是藝術珍品。清末著名繕寫家花巴巴的抄本,曾由馬松亭阿訇訪問埃及時作為禮品贈送埃及國王,備受讚譽。元、明、清時期的各類抄本,被中國伊 斯蘭教協會和各清真寺作為文化珍品而收藏。

中國刊印《古蘭經》,始於19世紀中葉。1862年,雲南回民起義領袖杜文秀頒刊“大元帥杜新鐫”《寶命真經》30卷。每卷28至29頁,木刻 線裝.淺藍布裱糊硬書皮,裝幀古樸精緻。這是中國最早的《古蘭經》木刻本。1872年清軍攻陷大理後,刻板毀於一旦。現僅存杜文秀生前所用的一部原版印 本。1895年,雲南著名經堂教育家馬聯元,在穆斯林資助下再次刻板刊印<寶命真經》。先由著名繕寫家田家培手書全部經文,再經馬聯元核對校正,然後送昆 明刊印。刻工30餘人均為四川名匠。這部30卷木刻本、共有1946片雕板,計3571頁面,現完整無缺地保存在昆明南城清真寺內,

中國穆斯林的《古蘭經》翻譯。經歷了抽譯、選譯、通譯的發展過程。明末清初。王岱輿、馬注、伍遵契、劉智等“中阿兼通,譯著最多”的穆斯林學 者,在漢文著澤中曾“纂輯真經,抽譯切要”,所引用的經文為數不多,而且多是意譯。著述最富的劉智,在其《天方至聖實錄》中約有十來處引述簡短經文,但他 也沒有翻譯《古蘭經》的意向。至19世紀下半葉,中國穆斯林根據需要刊印了—批選譯本。最初出現的是漢字拼讀阿拉伯文的對音本,如餘海亭的《漢學赫廳》 (1882)、楊敬修的《亥帖譯音》(1919)等。在此基礎上.一批對音本附加漢文注釋和意譯,成為選譯本。如馬玉書的《經漢注解赫聽》(1866)、 馬聯元的《孩聽譯解》(1899)、馬魁麟和楊德元的《寶命真經》(1919)、李廷相的《天經譯解》(1924)、劉錦標的《可蘭經選本譯箋注》 (1934)等。這些都是供初讀者理解經文用的讀本,在譯文和注釋中夾雜大量經堂用語和阿拉伯文的對音詞。

最早致力於《古蘭經》漢文通譯的,是清代回族學者馬複初,只是未能完成全部譯經工作即遭殺害。據載,他譯成《寶命真經直解》20卷,後來大部分毀於火災,僅存5卷。1927年,上海中國回教學會曾予翻印。

中國第一部《古蘭經》漢文通譯本,是李鐵錚的《可蘭經》〔1927年北平版).系據板本健一的日文譯本並參照羅德韋爾的英譯本轉譯而成。其後有 姬覺彌的《漢譯古蘭經)》(1931年:上海版),系由李虞宸、薛子明、樊抗甫等回族阿訇協助譯成的,譯經過程中同樣參照了日、英譯本。這兩種譯本均未得 到中國穆斯林的認可。 中國穆斯林的第一部漢文通譯本,出自王靜齋之手‘他用文言、白話體分別作了三次嘗試,先後於1932、1943利1946年印行3種譯本,而以1946年 在上海出版的《古蘭經譯解》(丙種)最好,有白話譯文、注解及附說,鉛印發行,流傳甚廣。隨後有劉錦標的《可蘭經漢譯附傳》(1943年北平版),楊仲明 的《古文經大義》 〔1947年北平版)相繼問世。此外,還有未譯完全經、未付梓的譯稿多種。

“在‘忠實、明白、流利’三者並舉的要求下”,“超過以前所有譯本的”,是馬堅的《古蘭經》漢譯本。1950年,北京大學和商務印書館出版了他 的前6章譯稿《古蘭經》上冊.附有譯者的注解和簡介。全部正文譯本在l981年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。1958年,臺灣省出版了時子周的《國語譯解古 蘭經》。林松的《古蘭經韻譯》,周仲儀、仝道章的新譯本都在最近出版。另外,陳廣元對楊品三的遺作《古蘭經分類選譯》的整理和審譯,張秉鐸繼續末竣舊稿的 翻譯工作、均在進行之中。

在我國新疆,《古蘭經》還有維吾爾文的選譯本和通譯本。1910年,玉素甫大毛拉完成的選譯注釋本名為《古蘭經譯注》。1954-1955年, 木汗買提”澤爾甫哈熱哈吉在伊犁完成另一部維文《古蘭經譯註》。沙比提大毛拉的譯本《至理名言》,謝木西丁大毛位的《古蘭經注釋》,都在民間享有盛譽。 1986年,著名學者買買提賽來歷時6年精心翻澤的維香爾文通譯本,由民族出版社出版,深受穆斯林的歡迎。

http://www.islamhk.co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